青松建化股票

股票配资 门户 在线配资 详情
  • 评论
  • 收藏

锡山在线配资 网 2020-06-15 450 10

股票强制退市!辽宁前首富崩盘 还曾被骗走1.44亿

青松建化股票(原标题:股票强制退市!辽宁前首富崩盘,还曾被“假首长”骗走1.44亿)

青松建化股票2014年6月20日,天合化工(1619.HK)在香港上市,募集资金约50亿港元,上市之初市值一度飙升至约650亿港元。天合化工集团创始人魏奇也因此跃升为辽宁首富。

图片来源:期货配资 报道截图

青松建化股票但自2015年3月26日起至今,天合化工便处于停牌的状态,也就是说上市的6年时间中,天合化工有5年多处于停牌状态,市值定格在290亿港元。

青松建化股票不过,明天(6月11日)上午9时起,天合化工停牌的状态就将结束,然而,迎接天合化工的不是复牌,而是退市。

青松建化股票停牌5年,天合化工明日退市

6月9日晚间,天合化工公告表示,香港联交所宣布,由2020年6月11日上午9时起,天合化工的上市地位将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予以取消。天合化工的股份自2015年3月26日起已暂停买卖。2017年5月25日,证监会根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第8(1)条行使其权力,指令联交所暂停该公司的股份买卖。

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若天合化工未能于2019年7月31日或之前复牌,联交所可将该公司除牌。经咨询证监会后,联交所同意暂缓将该公司除牌,直至2019年10月31日为止。

该公司未能于2019年10月31日或之前履行联交所施加的所有复牌条件而复牌。2019年12月20日,上市委员会决定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取消该公司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青松建化股票2020年1月3日,天合化工寻求由上市覆核委员会覆核上市委员会的裁决。2020年5月29日,上市覆核委员会维持上市委员会取消该公司上市地位的决定。按此,联交所将于2020年6月11日上午9时起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联交所已要求天合化工刊发公告,交代其上市地位被取消一事。联交所建议,该公司股东如对除牌的影响有任何疑问,应征询适当的专业意见。

青松建化股票图片来源:天合化工官方微博

被质疑财务造假

三家保荐人曾遭巨额罚款

天合化工是一家精细化工企业,坐落于辽宁省滨海城市锦州。

早在1992年,天合化工的前身义县精细化工总厂就已建立。随后天合化工集团又在2007年成立,这家集团化的企业旗下拥有四家公司以及五处生产基地、三处研发中心。

公司的业务主要是经营润滑油添加剂、特种氟化物两大系列的200余种精细化工产品。在天合化工中,魏氏兄弟(董事长魏奇、首席执行官魏宣)自然就是企业的核心,他们不仅是企业的最高领导者,同时也是公司的大股东。

青松建化股票公开资料显示,魏奇在早年担任了义县运输局副主任及义县运输有限公司经理,随后下海于1992年创办了义县精细化工总厂,又分别出任了辽宁天合的董事长、总经理,以及锦州惠发天合的董事长、总经理,阜新恒通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2014年6月,天合化工登陆了港交所。在公司上市后其股价也是蒸蒸日上,从上市之初的1.8港元左右一路涨至了2.54港元,短短两个月不到时间里上涨了35%左右。这也让魏奇在当年成为辽宁首富。

不久后,一家名叫匿名分析(AnonymousAnalytics)的沽空机构发布了一份长达67页的沽空报告,目标直指天合化工,将其目标价降为0元。该沽空机构还主要就四大问题向天合化工开炮:

1、天合化工夸大了盈利能力;

青松建化股票2、天合化工的税务数据存疑;

青松建化股票3、天合化工有两套账簿,一本是当地审计公司辽宁中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锦州分所审计的,这本账簿包含了真实性防伪标记及相关的会计监督主体。另一本账簿是德勤审计并且匹配了天合化工的IPO招股;

青松建化股票4、天合化工声称公司盈利能力的秘密在于生产和销售防指纹剂(anti-mar)。但是根据工业专家的报告和市场调查的报告说明:天合化工声称的防指纹剂的销量是所有市场规模的2倍;天合化工并不是一家业内著名企业;天合化工的前雇员说天合化工并没有生产防指纹剂,而是生产利润远低于防指纹剂的一种溶剂。

面对匿名分析咄咄逼人的指责,天合化工自然展开了反击:

青松建化股票“匿名分析的做空报告是一个包含虚假炒股配资 、捏造天合化工董事长签名及明目张胆的不实言论的组合。”

青松建化股票由于这份沽空报告的原因,天合化工股票也于2014年9月2日停牌。虽然天合化工在次月的9日复牌,但是复牌当天股价暴跌了近40%,巨额市值蒸发。

青松建化股票仅几个月后,2015年3月,天合化工因无法按时提交2014年业绩报告再次陷入停牌。

青松建化股票2015年11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向该公司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公布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尚未公布的财务业绩等。此后,由于无法获得香港联合交易所准许,天合化工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和中期业绩一直未能按时公布,停牌至今。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3月,香港证监会在调查后对天合化工当年IPO时的三家保荐人作出了巨额的罚款。

首当其冲的就是瑞银,该行因为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了天合化工)的上市保荐问题遭到3.75亿港元的巨额罚单,还被吊销牌照一年。同时,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也因为天合化工的保荐工作而被分别罚款2.24亿港元和1.28亿港元。

图片来源:

天合化工官方微博

为复牌行贿被骗走1.44亿

青松建化股票令人感慨的是,在停牌的5年时间内,为了复牌天合化工不可谓不“努力”,甚至为此到处行贿,被一群人冒充“假首长”轮番骗走1.44亿元。

青松建化股票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

青松建化股票2015年3月,天合化工股票在香港停牌,天合化工副总经理张某为实现股票复牌,经人介绍认识黄莉琳。

黄莉琳自称在“国家领导人办公室工作”、“年轻时能接触到很多国家领导人”,可以帮助天合化工“利用国家行为干预”让股票复牌。此后,黄莉琳将张某等天合化工高管介绍给付普良、付林。其中,付林自称是“中央警卫局”的,付普良则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此后,付普良一行人还曾到锦州对天合化工进行实地考察。

2015年4月-5月,黄莉琳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1000万元。黄莉琳将其中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青松建化股票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间,“假冒首长”付普良又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共计2900万元。

2015年6月左右,黄莉琳还将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被告人杨有民介绍给张某等人,继续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2000万元。

2015年6月至2016年间,杨有民还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集团办理成为国家安全部托管企业需要缴纳管理费、给领导解决用车、给领导过节费、给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钱款等名义,共计骗得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元和奥迪A8线上配资 一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锡山在线配资 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锡山在线配资 网 X1.0

微信扫描